欢迎访问江苏同志网!

江苏同志网

江苏公益门户
江苏同志网
江苏同志网

同志文学|连载02——主动出柜,也要出柜,以同志身份示人

来源:文学 时间:2020-08-31 15:14

同志文学|连载02——主动出柜,也要出柜,以同志身份示人

《出路》

未雨绸缪,而成大计。——约瑟夫·坎贝尔

我在24岁的时候向妈妈出柜,妈妈没有一点惊讶。她跟我说,我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我是同志了。我说,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她说,这是跟一个医生学的,给病人做肿瘤切除手术的时候,要是肿瘤是良性的,病人醒来,就赶紧告诉他;要是恶性的,就等着病人主动问。因为在他问的时候,他就已经准备好接受现实了。所以,她就一直没跟我提这件事,一直等着我自己来说。

意识到自己是同志,认同自己是同志似乎不是什么好事,甚至是很痛苦的。与其隐藏自己让自己痛苦,不如出柜来的痛快。给自己一个机会认识自己,也是件好事。

这么说并不是说这件事情真的像升职加薪或免费调到头等舱那样,出柜有其更深远的意义。平时生活中的那种高级需求永无止境又无法保证,而出柜,是用更好的方式来面对全世界,体验不同的世界,神圣而有意义。

所有困难的事情都一样,发现自己是同志而苦苦挣扎的时候,真的很痛苦,哀叹上天的不公,世界的残忍和恐怖。(但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在直人的世界里,假装自己也是直的。然而,你会慢慢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直的,你一直在欺骗自己,也一直在欺骗你的家庭。很多人像我这样,生活在伪装直人的世界里,恐惧着未知的同志世界,然后告诉自己,我不是同志,我是直的。

但是你清楚的知道,你不是。而一旦你知道自己是同志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你就会慢慢的进入到同志的世界里。就像基努·里维斯被踢出黑客帝国一样,你会发现,生活很艰难。

之所以出柜,是因为这些同志觉得自己的幸福快乐更重要。而不是把自己锁在恐惧的深渊,欺骗自己是直人。给自己足够的勇气,靠自己的感觉来判断是与非,而不是用世俗之见来评判自己的生活。勇敢的跨过抉择,放弃深柜的恐惧选择自由,于是你会发现,你有足够的能力,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来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出柜之后,我们就成了山顶上唯一闪亮的星光,那就是天堂。这时,你会发现,对的自己是同志的焦虑和担忧变成了现实中的机遇。

这是作为同志的命运所在,而直人更容易得到世界的认可。他们就是正活在这样的“高基一等”的世界里,这也是他们本来的样子,而同志却饱受诟病。总之,直人是如何努力的弄清楚自己喜欢的是异性呢?同时也来看看周围成千上万的直人,他们在他们“高基一等”的世界里就活得更快乐,更舒心么?其实并不是,做直人比做同志要好只是妄言。

其实,成为同志是天赐良机,出柜让我们在这个独特的世界里更好的认识自己。甚至其他弱势群体诸如女性,有色人种等,并不会天生就有这样特殊的机遇和挑战来成长。

机会在于你自己的选择。然而,因为担心生活的问题而不选择出柜的千千万万的同志,他们生活很悲惨。所以我们有必要先弄明白什么是出柜。

什么是出柜

在说出柜的时候,我们先来看一下什么是入柜。是入决定了出,所以两者不能分开谈。

在柜中,只是个比喻,也就是大部分的同志在某个时期或者一生都在隐藏性取向。隐藏了性取向,就可以像其他人一样,让自己的性向隐藏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隐藏性向的人就需要向其他人出柜来说明自己的性向。只是,选择在柜中,并没什么错,因为这个世界对同志并不友善,同志也只是用这种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不出柜只是一种自然防御机制而已,我也曾这样做过。

而出柜只是看你有多不想呆在柜里,换句话说,就是你不想再隐藏自己的性向的欲望有多强烈。由于这是一个内在的事情,第一级是向自己出柜,也就是认识到自己是同志。在这种情况下,你明白自己是同志,但是你不告诉其他人,因为你担心告诉其他人会产生不可预料的结果。

第二级就是向外界出柜,在这种时候,你已经不再惧怕出柜所产生的后果了,或者是你觉得为自己而活比出柜产生的结果或者在柜中隐忍更好。你想告知其他人的欲望强烈程度决定于你对自己的认知有多清晰。你知道生而为同志并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于是,我们不必去隐藏什么。意识到这一点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以前也只有极少数的同志可以做到,但是当你达到可以出柜的程度的时候,你就超越了柜的界限,你不再需要出柜,因为你已经不属于那个“柜”了。其实你就是这样子的。

出柜101

当谈到出柜的时候,有两个必要的主观要素。一方面是仔细审视自己,是否真的决定要出柜,而不是浑浑噩噩的生活下去。另一方面是在你的后半生,一直保持出柜的状态,把面临的无尽挑战变成机遇来生活。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意图,也只有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一个人说出柜很简单,那么他一定没有想明白这两个方面的事情。对我来说,向一个我自己喜欢的同志表明身份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对一个无感的直人表明性向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两者差别很大,因为对一个直人,我并不想从他那儿得到什么,也就没有了向他表明自己真实性向的欲望。所以我宁愿对他保持隐瞒。

明白了这些之后,不管怎样我都会一直挑战作自己,那样我就不会再轻易回到柜中。重点就是,心里要一直这么想,你就不会再跑偏了。这样你就可以有计划的去做最好的自己,努力去面对真实性向的自己,不论你是否要从喜欢的人那儿得到什么。这当然不是来做一个政治演说或者说服那些恐同的人我们是好人,而是让你摇摆不定的心坚定下来,不再怀疑你自己是同志。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说,在家里或者邻里之间,即使我们已经出柜,我们都会面对压力,退回到原来的隐身状态中。

可能因为暴力和一些不好的结果,因为别人的反对或者感觉让别人不舒服,我们都会因为害怕这些而退缩,这些从我们幼年时期开始一点点灌输到我们的思想里,很多人都觉得这样是正确的。但是害怕源自于我们的潜意识,跟其他的潜意识想法一样,我们总在想方设法证明其正确性。所以问题就来了,不管你害怕什么,就跟恐同一样,只要你内心有这种想法,你就随时随地能看到恐惧。

对我们来说,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并且无数的同性恋者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些规则。有人觉得不必要出柜,因为直人们并不需要出柜;也有人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他的性取向,或者还有些人觉得他们只是跟男人发生了关系,但不能代表他们是同性恋,所以没必要出柜。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情况。

这些规则的问题在于它们就像道德一样,它们代替了你自己的想法。换句话说,这些形形色色的规则阻挠了我们出柜的想法,打断了我们成为无限可能的出路。所以只是为了跟别人上床或者是做一个优秀的同志会让你一直困在昏暗的柜中,你自己会陷入那种死循环逃脱不出来。但是我们也不能评判说这样做就是错的,因为他们没什么错。不过如果是恐惧,我们要弄清楚恐惧从何而来;如果是伤害,我们要知道伤害如何产生。

这不是说你不能是同志,不能出柜做真实的自己,不能做一个优秀的人或者跟别人上床。截然相反的是,如果你出柜只是通过消耗自己的身份,或者不停的去追求性爱,只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恐惧的话,这会让你更恐惧,你的内心伤痛会更严重。

让你从漫长的出柜旅途中解脱出来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脱离舒适的圈子,摒弃那些不好的习惯,而不是故意去想你是不是同志。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会发现那些与你出柜或者你维持同志身份相关的一些活动或者反馈都会改变(换言之就是规则早就到九霄云外了)。但是你不懈的努力来保持你自己则不会改变。这才是你坚实的后盾,让你自我完整和真实,你就会自我激励与成熟。这一章,我会指导你在出柜的过程中找到自己保持自己。即使你已经出柜了,这一点也很重要,因为你可能还会选择躲在舒适区,在某一些人或者某些地方隐藏真实的自己。不过,这只是一个指导,不是要求。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自己是不是准备好了面对现实。

对自己出柜

从第一次有性冲动的开始,我就被男人吸引了,在十六岁以前的时候我并没有完全认同自己是同志。

1986年的时候,我在跟一个叫沙朗的靓妹约会,她在我附近的高中上学。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内心狂喜,我觉得自己爱上了她。虽然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喜欢他,但并不是源自内心的爱。我内心的狂喜只是因为,我觉得我跟她在一起,我以后就一定是直男了。在那个时候,我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因为觉得恋爱以后就会变成直男而感觉到轻松和兴奋。对我来说,那是个强大的幻像。

但是幻像很快就被打破了。在我们开始谈恋爱的第六周左右的时候,她跟家人出去度假,我又开始一个人独处,男人对我的性诱惑在内心里疯狂地生长。我使劲地去压制这种感觉,但是并没什么用。我在假装直男跟她相处了不久之后就分手了,然后我就变得非常抑郁。从那时起,我开始面对现实,告诉自己,我是同志。并没有什么方式可以改变。

那段时间,压抑,痛苦,但是我也没真正地去面对现实,又过了八年我才出柜。这一步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因为那是第一次,我被迫面对自己的内心和曾经的过往,它们都在告诉我,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读初中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喜欢男人,那个时候我非常喜欢我们的体育老师,但是世道并不昌明,所以我也不可能对外表露我喜欢男人的事情。那个时候大家宣扬的都是同性恋不正常,不是真正的男人,并且他们发现同性恋之后,就会给他们贴上标签。可是那个时候我怎么可能应对这样的事情呢?我也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但是相信他们的话并不能改变我的性取向。于是我开始自我否定和逃避,然后我就第一次入柜了。在我出柜的漫长过程中,我一直把我自己的性取向称作问题。

曾经有一段时间,可能是从电视上看到了这么一句话,同性恋只是暂时的。于是我寄希望于这个说法。甚至我觉得自己外在表现的像直男一样,我就可以把自己的内心打造成直男。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努力的实施自己的计划。我还道听途说了一个说法,跟女人做爱就会变成直男,然后我就寄希望于此。我还尝试着去压抑自己对男人的性渴望,强迫自己去喜欢女人。在我听到别人嘴里说出“死基佬”这个词的时候,这种恶毒、无耻的字眼让我更加退缩,我不得不把自己隐藏起来。

除了我自己的空想,还有很多冷漠又恐惧的说法迫使我否定自己。我觉得我不能是同志,要不然我会下地狱;我不会向电视上那些下场悲惨的同志一样;我是基督教徒;我没有选择做同志;我不能向任何人承认我是同志;还有一点就是,我不能是同志,因为同志不正常,而我想要过正常的生活。

在此基础上,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于是从十几岁开始,我就觉得做同志就会一辈子很悲惨。我曾经无数次的问自己,为什么非得我是同志?这不公平。于是我发现自己是同志的时候内心觉得非常不安。所以,在这种自我认同的基础上,我没得选,只能入柜。只有这样我才能避开那些不安,才能让我自己不是“死基佬”。

如果这跟你的情况类似,你肯定至少已经愿意考虑自己可能喜欢男人而不是女人了。不管怎么说,你肯定在寻找内心的平静,弄清楚这件事。当然在什么情况下都是这样。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否定自己,改变自己

而是坚定信念做真实的自己,努力去挖掘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实。

探索自己的内心

如果你喜欢男人,或者说,你不喜欢女人,那么很明显,你是同志。很简单就能判别,在你对某个男人感兴趣的时候,不需要医生或者自我诊断书来帮助你确定你是同志。但是因为喜欢同性跟我们的信仰相悖,也或许是因为你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男,除非有证据证明自己不是,虽然你的身体已经提醒你是同志,你也可能自己在内心里搭建起了一套复杂的体系来说我不是。

“同志”这个词可能包含了太多的隐含意,只是这跟性取向并没有什么关系,说起来就更无厘头。所以如果你说“我是同志,我不能去电影院”听起来还挺合理的。

事实就是,否认那些不能直接被看到的事情是很简单的,就像你可以否认自己是同志,但是你否认不了自己是亚洲人。但是否认自己是同志并不能让你变成直人。你看不到别人的性取向(顶多你可以推断),你照镜子也看不到自己的性取向,只有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会告诉你你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因为生活中最本质的东西并不是看到的,而是内心感受到的。

另外,那些阻碍你自我认知的信仰之类的,你害怕它们,但这也正是你需要去突破的界限之一。去突破信仰的束缚很难,你也不一定非要消除自己的恐惧,而是化恐惧为力量。当然,恐惧会把你压抑在一个黑暗的小圈子里,你可能觉得害怕,但是在你认识到这些恐惧都是虚妄,对你不利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那么害怕了。也就是等你足够勇敢地去面对自己的内心,从恐惧中解放出来,你会发现所谓的恐惧什么都不是。

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去探究自己的信仰。你觉得自己的信仰强大又真实,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阻碍了自己探究自己的内心,让你看不到希望。在这个时候,你要坚信,这不是信仰,只是恐惧,就是这种恐惧阻碍了你发现真实完美的自己。你只需要破除这种恐惧,你就能发现其实恐惧并不存在。

我清楚地知道这种恐惧的存在。佛罗里达一个叫肖恩的朋友跟我出来玩过几次,他仍然在深柜。由于他所信仰的宗教极其严苛,他30以前,一直强迫自己不手淫,他坚信同志是罪恶。对他来说,这不是信仰或是恐惧,他觉得这是最根本的,毋庸置疑的事实。直到30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不是他信的宗教,而是他的内心。(当然,宗教是没有信仰的,只有人会有信仰)在这个时候,他恐惧的牢笼开始破碎,他开始感受真实的自己。开始认同自己是同志,向其他人出柜,做真实的自己。

只要你坚信,同志这个事并不需要质疑,不用害怕,因为这是真实存在的,在以后的生活中你就会轻松多了。破除这些恐惧,从中走出来,你会发现自己并没有因为质疑和信仰的消失而消亡,并且你已经做好了走向自由道路的准备。

问一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不能是同志

问问自己相信的是什么。是因为你想变成直男才不可能是同志的么?因为你没选择变成同志么?因为你假装是直男就会蒙混过关?因为你是个真正的男人,而真正的男人不可能是同志?因为你还没遇到那个对的女人?因为你不想变成同志?因为在你认为的道德规范里,在你的宗教和你居住的地区没有同志?因为你跟电视上看到的同志没什么共同点么?因为同志意味着你就柔弱么?因为你有女朋友或者老婆或着孩子么?因为承认自己是同志会违反上帝的意愿么?

我可以一点点的告诉你,但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发现自己信仰的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做一个填空题,因为____,所以我不能是同志。你把你想到的任何一个原因填到空格里。

填空可能需要一会儿,就像你天天走过邻居家门口却从来没抬头看过他们家的房子一样,你得想一想改填什么。好好想想自己从没看过的东西,那些潜藏在自己的意识中的东西。只是幻想什么该有,什么会发生,这样你就不知道你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了。不去幻想,好好看看周围,去想一下自己生活的每一个片段。

在这个时候,你会觉得“天呐,这么多年我都没注意到这栋房子,它一直在这这么久,为什么我没注意到啊?”

如果你有一天突然醒来,开始注意到生活中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你会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直到这时你才会去想谁住在你家附近,他们在你的生活中都做了什么事情。

去发现生活中潜藏的事情很难,因为那些信仰已经深深地埋藏在了你内心里,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我一个好朋友在看我写这本书的时候,被自己内心潜藏的意识吓到了。他也是生活在极端宗教家庭中的一员,他们痛恨同性爱。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成了我见到的所有同志里最外向最公开的一个。他把所有的宗教束缚都抛开了,我也是。不过在我跟他深入交流之后发现,他自己内心还有一个让他恐惧自己是同志的想法。他觉得出柜会让他脱离信仰,在那些优秀的同志光环之下,他仍然觉得自己背叛了上帝,自己要偿债。于是,他也在偿债,因为他一直在与自己的宗教信仰作斗争。

审视自己的信仰

就像我那个好朋友一样,你看不到这个想法,不代表它不存在,只是因为你没有注意到它,这就是“潜在”的意思。所以,在你自己写下自己不可能是同志的原因之后,你就该去好好反思这些问题了。

不管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只要记得这些只是信仰,跟你并没有根本或直接的联系。没有了这些信仰,你可以好好地面对自己。你要记得,这种状态是你早就经历过的。在你还是孩子的时候,你没有信仰,你面对的所有现实和事物都是真实存在的。在那种状态下,你根本不会去考虑两个男人手拉手或者同居。正是因为别人告诉你男人和男人相爱,做爱都是不对的,你才有了这种想法。然后你才开始用这种规则判断你自己。从这种判断规则走出的方法就是质疑它的真实性。

你需要问自己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我不能是同志的信念和我喜欢的人的性别有什么关系么?如果你有其他的说辞,比如:因为我的牧师(或者神父等)说这是违反上帝旨意的,所以我不能是同志。问问你自己,是因为其他人说的塑造或者改变了你的性取向么?如果你回答“不是”,那么你就要把这种想法摒弃;否则否认自己,你就是在犯下罪恶,更何况你还在一个伤害自己的谎言上浪费的生命。用这种方式审视每一个可能的原因,你就会慢慢的找回自己,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允许自己感受自己的内心

在你层层剥开开自己的信仰,接触到自己内心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在觉醒。这一点很关键。找不到那些你没发现的信仰和恐惧,你可能就会觉得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子,以及同志是一种罪恶。

你的信仰和恐惧遮盖之下的本质是不需要你去思考和相信的。就像你想地球是平的,但是他不是平的,地球也不需要你来相信它是个球形的,因为它就摆在那儿。同样,你可以自己想自己是直的或弯的,但是这并不能让你变成直的或弯的,你就是原来的自己。这么做只是为了发现真实的自己,然后接受自己。

我认识一个叫麦克的哥们,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喜欢男人。他经常揩我哥们斯考特的油。甚至编出一些无厘头的理由跑到我哥们家去过夜,半夜的时候就会对斯考特动手动脚。但是在第二天醒来之后,麦克就开始假装自己是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做的这些事,并且还跟斯考特大谈特谈自己多想找个女人结婚。

这就是所谓的分裂意识,他一方面已经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于是他会去找斯考特睡觉。另一方面他又逃避自己做的事情,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也许他真的是睡着了,无意识地做的那些事。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他非常喜欢这个男人,另一方面因虽然他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但是他的信仰不允许他喜欢男人,所以他会极力掩饰自己。

也许这样说听起来挺熟悉的,但是你不是没能力去改变它。因为你只要放开了阻碍认知自己的信念,你就会清晰的知道,什么才是真实的自己。于是你就可以破除那些所谓的信念,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实。

最后一步就是接受事实,抛开信仰,做真实的自己。但是接受自己需要一个过程,你需要给自己时间。这个过程并不是个着急的事情。你慢慢地接近现实会让你更加清晰而坚定地去探究真相,破除自己想要隐藏的欲望,最终你会从迷茫的状态中走出来。

所以问问自己,现在想要什么。是隐藏自己的内心么?面对这个问题,并且也要想到走这条路从未给你转瞬即逝而又深入骨髓的快乐,然后问问自己这些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如果隐瞒自己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么就要去试着发现自己并接纳自己。这是你需要做的,如果你尝试着去做了,你会发现内心深处的自己,和你想要的快乐和爱情

向别人出柜

在我认同自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准备好向别人出柜。认识和接受自己是同志并没有让我放弃那些对同志的消极想法。我所期待的正常状态,期待的爱情,完整而丰富的生活是真实的,但是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只有像其他人想要的那样子做一个直男才会得到我所想的。

另外,我觉得没什么需要出柜的。我没有看到出柜的人或者我认可的或者希望变成的同志代表的样子。那么多年,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如果我出柜了,整个世界就不会爱我,不会接受我了。于是,我就一直假装自己是直男。

慢慢地,过了十几岁,到了二十岁的年纪,假装自己是直男的想法慢慢崩溃掉了。虽然最终我假装自己是直男也得到了外界的认可,但是我的内心还是无法得到满足。那个时候我很困惑,也受够了说谎的感觉,尤其是对自己的好朋友。我一个朋友丽萨想帮我出柜,但是我却一直在躲藏。但是就像闹钟提醒起床一样,我一直在把响铃摁掉,一直在逃避,因为我实在害怕。

我知道很多同志像我一样经历过这样一个过渡期,不停的躲藏,后来才决定出柜。我认识一个在杂志社工作的人,他叫拉斯,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他是同志。但是他却持续在外边声明自己不是同志。在别人不说他是同志的时候,他就不说什么了,这样持续了几个月之后,突然有一天,他跟一个男人一起出现在工作聚会上。于是在他没准备好出柜之前,所有人都努力把他拖出柜,但是他随后也承认,是在经历了一件事情之后他才决定改变现状。其他的人都释然了,只有那个非常喜欢他的同志老板很崩溃,因为他喜欢上了别人。

这也是我在伪装的生活中实在没法忍受之后,才让我决定出柜。首先,我觉得我需要出柜。然后我决定我至少应该不再谎称自己是直男。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慢慢地下定决心出柜。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不管如何,我只是觉得一旦出柜也没什么好做的,日渐增长的不适感已经让我觉得有足够的动力迈出这一步了。

在我下定决心出柜之后,我就开始等待一个时机来迈出这一步。后来,我就在《细节》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来出柜。

在文章被杂志社接受并开始刊印的时候,我又开始担心我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种想法一发不可收拾。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记得有一天在地铁上,一个人躲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就像我躲在自己是同志的暮色里一样,我知道,我再也出不来了。

1994年九月的一天,我回到我居住的波士顿的狭小的地下室,看到了杂志社寄给我的几本样本。我的直男朋友汤姆也在,我坐下来,把书摊开在腿上,然后我有点头脑发蒙,因为他已经看过杂志了。他悄悄走进来,我抬起头看着他,他坐在床上,抱住了我。我控制不住自己,哭了出来。然后我就成功出柜了。

我朋友和家人对这件事的反应和我自己担心的截然相反。我在厨房里放了一个表,记录下每一个打电话祝贺我出柜的人的名字。

对我来说,这足以治愈内心的伤痛。我可以向我所有爱的人每人写一封真挚而又充满爱意的信,一次性地出柜完毕。另外,我让编辑把我的故事里的所有憎恨等负面情绪都删除,只保留最好的一面。开弓没有回头箭,做完这些,就再也没有什么恐惧让我回到原来的那种状态里去了。

当然,这种孤注一掷的公开出柜的方式并不适合所有人。对很多人来说,慢慢出柜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有时候会觉得对自己的姐妹出柜很容易,但是对他们的父母出柜,可能要用很多年的时间。对于其他人来说,如果他们准备好了,挽着另一个男人在家里,让别人自己说出来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没有这么通用的方法可以适用任何人,但是只要你自己准备好了要出柜,就必定会有一种合适的方法让你出柜。

我本来很担心文章发出来对我来说会是个噩梦,让我吃惊的是这一切并不想我所想的那样,反而大家都来给我庆贺。那时我才真正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事实是我自己的引导和勇敢与我生活中的人相互呼应,这也就是他们祝贺我的原因。对我来说,他们给了我很多,也教会了我很多,让我明白真实的力量有多强大,它足以改变现状。但是,这只是我自己的经历,也只有我自己能感受。

这就是我自己的出柜历程。但是跟其他的同志一样,我们所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对柜中生活的不满,追求真实的脚步,决定出柜的想法,遇到机遇并出柜,以及坚定不移地改变,让整个社会不是以异性恋的想法运行。

摒弃那些阻碍你的信念努力

迈出向别人出柜的第一步

就像阻碍你认同自己一样,你自己也可能会有阻碍出柜后做真实自己的想法。对于这种情况,处理方式也是一样的,放弃不计后果地去对抗这些阻挠你信念的做法,然后把你自己的信念瓦解掉,要不然它们会一直给你压力让你不能以同志的身份真实地好好生活。

别再去胡思乱想觉得自己是同志就不能好好生活了,你会发现自己有超凡的力量可以真实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从为什么不能是同志开始问你真实的自己是什么。

也许你觉得要是你出柜了,你就得过一种电视上演的那种同志生活;你父母不认同你;你不再被社会接纳;你爱的人不能接受现实;人们会觉得你是个“死基佬”,你受不了这些;或是如果你出柜你就得放弃自己所珍视的一切。其实,不管你想的是什么,把他们拿出来,仔细审视。

别再担心出柜后的生活

顺其自然就好了

不管你担心的是什么,你需要知道的是,对未来,你一无所知。你所担心的只是自己臆想的恐惧,而不是你所预知的未来。这就是我说的你自己乱想的东西。即使你想的很糟糕,但你也应该知道,这只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并不真实存在。

你不知道别人对你的现在或者出柜后作何感想,实际你所担心的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也可能只是你假设的别人会说你是“死基佬”,也只是你自己想的自己是个“死基佬”。但是如果你不想,它就不存在。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认识到这一点,你也就可以打破以前折磨你的那些想法了。这么看起来,你总在想象着这些事情的真实性,其实你只是在自己折磨自己。明白了这些,你不去想了,那些折磨你的东西就不存在了。

明白自己的能力是用来

改变自己而不是控制别人

不管如何,我们要明白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你的能力不是用来控制别人,因为你真不知道别人对于你的出柜作何感想,如果你一直尝试着去控制别人的感受,你会觉得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但是你有能力去爱真实的自己,尤其是你是同志,你也有能力去实现作为自己理想的生活。这才是真实的能力。去关注别人不接纳你出柜其实就大错特错了,那是他们的事,与你无关。你要知道,如果你觉得是别人的不接纳让你逃避责任,让你在无尽的黑暗中痛苦,只是因为你没有能力去改变自己。你必须得重新审视自己,然后找到自己真正能力所在。

坚信你出柜之后有能力

创造任何你想要的生活

你必须相信自己有能力重整自己的生活,做真实的自己。你可能已经这么做了,择一城而居,寻一友而处,调整生活的圈子,这些让你生活更舒适。作为一个已经出柜的人,你会持续前行,创造自己的生活。你有能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要花时间去不断探索、发现、去检验。但是你所做的都是值得的。最终,你会明白,这就是我们认识自己的过程。

你需要明白的是,你的能力隐藏在你的恐惧和你禁锢的想法之后。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打破恐惧和禁锢,去获得自己的力量。你会发现,你比自己想的更强大。

未完待续


相关标签

热门标签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