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文学 >正文

爱慕你,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少年心事

谢谢你,让我永远记得,那个坐在场边看着球包,由衷欢喜雀跃的青春

文|B先生故事|小文 |经典爱情小说男同小说

爱慕你,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少年心事

个人心里都会有这样一个人吧,曾经彼此并肩,在一条船上横渡青春的河,然后,目送彼此抵达,挥手走远,渐渐消失在人群里。

那个人,是你心里温柔的存在。你曾经的喜欢,连他都不知道。即便多年后,在辗转反侧的夜里想起他,眼睛依然会发亮。

1

我叫小文,92年出生。就像名字一样,从小被夸可爱、文静。我看似早熟的懂事,也是与家庭有关,我的父母关系不好,时常吵架,有时会拳脚相向,两败俱伤。我是非典型的乖宝宝,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内向倔强。

我的故乡是一座南方小城,梅雨台风,温暖潮湿,就像我性格的底色。虽然我不爱交际,回避与人交往,但内心却格外向往单纯美好的人际关系。

我12岁小学毕业,为了逃离,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家较远的住宿中学。我并不娇生惯养,对于打理自己生活,并不觉得为难。从城北到城东,两趟公交线的距离,足以给我带来安宁。

初二的时候,老师鼓励我竞选学生会干事。不爱交际的我,把竞选当成挑战,居然通过了选举,成了组织部干事。

记得第一次去团委办公室,我独自穿过办公楼三楼长长的走廊,四下安静,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身上,暖暖的。推开门,空旷的办公室里,摆着几张桌子,一个理着圆寸头男孩在靠窗的桌前埋头写着什么,听到声音,猛得抬起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晨晓。他看着我,“是小文吧?我是晨晓,组织部副部长,以后咱们要一起工作了。”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还有两颗可爱的虎牙。他站起来时,我才发现,他有一米八多的个头,瘦高的身材上有一层薄薄的肌肉,与我的身形刚好有一种萌萌的反差。

他当时是高一的学长,只比我大三岁,他教我如何整理档案、写报告。我们很快就熟识起来。后来,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占据了我多数的课余时间。

2

组织部总共就三个人,由于部长是高三的学长,复习太忙,所以,多数时间都是副部长晨晓带着我。整个办公室就成了我们俩人的世界。

那时,在他眼里,我只是个等着长大的孩子。他每次都会给我带些零食,后来,在办公室见到他,我会习惯地问他,“晨晓哥,今天带了什么好吃的?”他会捏捏我的脸说,“小吃货,只知道吃。”

一天,他带了一小盒手工巧克力给我,然后就去打球了。我一边吃着,一边写工作日志,等他回来的时候,剩下了最后一颗。看到他手上给我带的饮料,觉得不好意思,就伸出手上的那颗巧克力说,“还留了一颗给你。”

没想到,他直接用嘴来接,当我的手指触到他的嘴唇时,那种微妙感觉,让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脸红什么?像个小妹子一样。”他笑着把打开的饮料递给我。为了掩饰尴尬,我接过饮料赶紧低头写日志。他以为我不高兴了,揉着我的头发说,“开玩笑的,别生气。”

我的心都被他揉乱了,下意识地说出了心里话。“我没生气,只是刚刚被你咬到手,感觉痒痒的。”

“真的假的?我也试试。”他把食指伸了过来,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含住了他的手指,吮吸一下。他的脸也红了,一时间,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3

组织部并没有太多的事情,每天做完日常工作后,我会打游戏打发时间,他会躺在沙发上看书。一次,我尝试了十几分钟,怎么也过不了关,就回头求助晨晓。

他很自然地站在我身后,头挨着我的脸,双手环绕过我的肩,按着键盘。他全神贯注的模样很迷人,我就这样侧着头看着他,怎么过关的我也不知道。

他过关后,兴奋地扭头准备和我说话,结果,我们的嘴唇碰到了一起,就像偶像剧里的狗血桥段。

四目交接之后,我惊吓得回过神。他嫌弃地“呸呸”两下,捏着我的脸说,“你居然夺走了我的初吻。”我揉着脸说,“人家也是初吻,难道还要我负责呀?”

他没有接话,继续躺在沙发上看书,笑容一如往常。而我却心乱如麻,无心再玩游戏。比起触碰到他的手指,嘴唇相接那刻,触电般的幸福感,不动声色的在少年心头久久澎湃。

值班结束的时候,他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穿着打球的宽松校服,宁静的脸依旧阳光、温暖。红润的嘴唇,看起来软软的,好想再亲一下。我在沙发边傻傻地蹲下来,就这样盯着他的脸。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他听到声音睁开了眼,看到我正蹲在地上,语无伦次地接电话。

4

我不是运动男生,不擅长球类,但路过球场,每次看到晨晓和其他学长在阳光下挥洒汗水,都会坐下来看一看。当时的我,并没有同性恋的概念,现在想想,可能就是简单地喜欢一个人,才想看他打球吧。

晨晓知道我时常看球,就要教我打球,我跟着他一起去球场,球场上正好没有人,他投了两个球,找手感。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用力往篮筐里扔,意料之中的三不沾。

他捡球回来笑个不停。我有点尴尬,感觉自己很差劲。“不要走文弱书生路线哦,来,哥哥教你,学会了,以后还可以陪我打。” 他边说边把球扔给我。

不喜欢打球,但一想到以后可以陪他打球,我就来了兴致。

我站在罚球线上学投篮,他站在我身后,手把手教我。我用指腹托着球,他托着我的手。我紧张得大口呼吸,心里“小鹿乱撞”,我感觉自己真的被撞了一下。

我在慌乱中出手投篮了,我身体往前倾,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晨晓被我带着往前倒,趴在了我的背上。他急忙弯下腰稳住,左手揽住了我的腰,右手握着我的手,我们的身体严丝合缝贴在一起。

他以为我还没站稳,把我搂得更紧。我感到了身后那软软的一大包贴着我,在我身上蹭过,我即紧张又期待,脸色绯红。等我们站稳分开后,他边帮我整理衣服边说,“别紧张,不会摔倒,我会保护你的。”他自己大概不清楚,说这话的时候,他有多撩人。

“没有怕,是你下面顶到我了。”没有回过味的我顺口说出了心里话。他一脸疑惑的低头,看到自己宽松的球裤中间鼓起的那一点,突然反应过来了,“小色魔,你碰到我下面,你脸红什么,又不是小媳妇。”

他突然低头凑近我,压低了声音,用一种撩人的声线逗我,“还是说,你想做我的小媳妇?哈哈哈。”我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有人喊,“晨晓,这是你老弟吗?”看到球友过来,晨晓的手揉着我的头发说,“这是我小媳妇,哈哈哈。”

我慌忙地解释着,我是他的学弟。他们乐不可支,大概除了我,谁也没有把这个玩笑当真。

5

其实直到晨晓毕业考上大学,我也没有学会打球,可能真的没有天份,但我一直愿意做他的小跟班,饶有兴趣地看他的每一场球,心甘情愿地坐在场边,守着他的包和水。

也许那时我还在长身体,在球场下,时常睡意袭来,就趴在包上睡过去。

有一次,我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他的背上,正往回走,发觉背上有动静,他开口说,“醒啦?怎么突然睡得跟猪一样,叫都叫不醒?”

“不知道,突然感觉好累,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我揉了揉眼睛,想让自己清醒。

“太累了就别下来了,我背你回去,反正你也不重。”他把我往上托了托,不知道是怕摔还是想抱紧一些,我双手环住了他的肩。高高瘦瘦的身材,可以感到他紧致匀称的肌肉。

“晨晓哥,如果你是我亲哥哥就好了,从小就能跟你在一起,你对我这么好,那感觉一定非常棒。”

“我不是你亲哥哥,但是以后可以陪你一起玩啊。你就把我当成你哥哥不就行了。”

有一个温柔的哥哥真好,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表达喜欢就直接亲脸一样,我就这样亲了他的脸。事后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但当下却是那么自然,单纯得可爱。

他继续走着,什么都没说。我从后面看到他的嘴角,温柔地上扬,大概是笑了吧。

6

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情吧,与对方无关。只是想到他,就觉得很幸福。那是一种混杂着喜欢、迷恋与崇拜的感觉,他的高大帅气,温柔体贴,积极乐观,既让人沉醉,也让人向往。后来,我一直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他那样的人,仿佛人生努力的方向。

中学期间,我一直积极投身于学生会的工作,没有人知道,我是希望能与他泡在一起。

晨晓到高三的时候已经是组织部长了,我也已经是副部长。他开始把精力投入到高考冲刺。而我就像当初的他一样,带领新的干事投入工作。

2007年,晨晓考入北方一所理想的大学,我们保持着联络,他也在学业上不断给予我一些实用的指导,直到我也进入了向往的大学。

时间不断拉开距离,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开启了各自的人生,联系也自然越来越少。有些人,虽然只是陪你走过一段路,然后在岔路口,热烈挥手告别,但无论何时,一个人静静想起他,微笑还是会泛上脸颊。

人生很难再这样无欲无念地喜欢一个人了吧?不索取,不占有,更没有利用,只是单纯的喜欢和爱慕。晨晓哥,谢谢你,让我永远记得,坐在场边看着球包,由衷欢喜雀跃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