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文学 >正文

男同小说:他QQ的突然来信

今日封面人物:小红书@全能体育生

小红书号:630009264

微博@全能体育

男同小说:他QQ的突然来信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作者️阿鹿&KelvinB读者「KelvinB」投稿故事1初次遇见正,是在国际会展中心一个药展做志愿者。我负责外商报道接待,他则是陆商接待。几张桌子连在一起,我们并排坐着,中间隔了个另一个学校的女生。一早到展厅分配然后培训,立即就开始繁忙而辛苦的接待工作,并没时间过多关注其他人。当时,只觉得右边陆商那边有个男性声音很好听,清脆亮堂。转头想看看样貌,太多同学挡着,也忙,顾不上。中午放饭,边吃边聊,算是能休息一个小时。乍到会场,不同院校,天南海北,小青年们有说有笑,忘却了上午的疲惫。正算是比较能说的,从他江苏老家聊到崭新而偏远的新校区,又聊到上午遇到的有趣的老板们。我静静听着,不,主要是边听边吃,只顾着吃,吃了两份盒饭,实在太饿。还有几个女生,有点花痴般手托腮望着正,在那里咧嘴说笑。确实,正挺正的,有点张涵予的感觉。我却无感,知道自己男生有感觉,却也不是很清楚对什么类型的更加喜欢,那时很喜欢流星雨里面的美男,喜欢俊朗的张翰。五天的志愿活动很快结束,我跟正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知道他的名字和学校。也是好笑,要知道后来那么着迷,彼时就该把中间女孩换走,跟他比邻坐着,便是互不言语,也很心安。2回到学校,志愿活动抛诸脑后。直到第三周,导员给我一张志愿活动合照,拿到合照,不自主地最先去找正,他站在左边靠边上,咧嘴笑得灿烂,目光移动,在他的左边看到了我,诶?我的头上怎么有一双兔耳朵?竟然是正的手。再仔细看,他的头和身体明显有点偏向我这边,好像在靠向我。这是?我不明所以,跟他不熟啊,也没说过话。难道他对我有意思?身为基友,总是有这样的错觉。自从看到那张合照和兔耳朵之后,我脑子里总时不时闪出他的名字。加了他的校内网,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正:他爱运动,篮球足球都有;他穿军服,有几张照片很是正派;他参加社团活动,俨然小领导一般。翻开他的每一张照片,复制粘贴,全部保存起来。像追星一般,着迷了似的,不知为何。或许是求知心切吧,那个周末,我鬼使神差地去了他的学校,打听到他们学院所在的宿舍,楼底下等了很久,想看看他。中午在他们食堂吃了饭,又等到下午,一无所获,那个有点熟悉的身影和声音始终都没有出现。一无所获,怅然回校。3越抓不到,越想要,我就是要找到他。当时学生们主要是靠QQ群交友,我近乎疯狂地加了正学校的几个交友群,根据头像和昵称判断有没有可能是正,然而这种行为无异于大海捞针。时间过了一个月多,某天辅导员叫我过去办公室,只见她指着墙角纸箱里的一沓信封,“诺,不知道是谁给你寄了这么多信,值班大爷囤了一个月才送来。”辅导员说着,一本正经的语气突然变了,“小子,不会是情书吧?”我颇为尴尬地领了信跑开了,走到学院楼外面的草地上,才敢拿出来看。只见信封上板板正正写着:XX学校XX学院,小牧收。是正吗?这么奇怪的联系方式,很希望是他。挨个拆开信封,里面都是一样的,只有一句话:“加QQ1123356689。”莫名其妙,觉得好笑的同时,却很麻利地加了QQ,瞬间通过好友,急忙点进空间,没有什么照片,却意外发现了共同好友,是一个来自交友群的共同好友,是工大的交友群。正就是工大的,应该是他了。有点兴奋着,发了第一条消息给他:我是小牧,你是正?他回我了一堆微笑和抱抱。然后是:“终于找到你。”我问道:“找我干什么?要找我直接来学校就好了,何必还写这么多信?”他发了个苦笑的表情,说:“去你学校恐怕更多人知道,你问这么多,见面给你回复,可好?”4第二天下午,我们都没课,约在他学校的操场见面。谈不上梳洗打扮,修剪了下本就不长的寸头,换了身有点修身的衣服,趁着中午寝室没人,还喷了点香水。到了足球场,挺偏僻的,“怪不得这里见,原来人迹罕至啊,”我心里默念道。走到球场看台的一个角落,站着,不能坐,新裤子会脏。在我用手下意识摸摸裤子后面的时候,不远处跑来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是正,白T恤,黑短裤,很新潮的篮球鞋,蛮帅的,有点自惭形秽。“你刚才摸什么呢,自己摸自己屁股干嘛,越摸越翘吗哈哈哈…”招呼不打,劈头盖脸来了一句,又伸手递给我一瓶茉莉香茶。我对这种玩笑很无感,喝了口茶,直入主题:“说吧,葫芦里卖的什么关子?”正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歪着头,望着远方,后背靠着我的腿。“因为你们学校有几个,跟我关系太熟啦,我怕碰见了会尴尬。而且写信多好啊,不觉得很浪漫吗?”我很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公交车上被人碰到都很不爽,但是被正靠着时候,竟然有点暖暖的舒服。“原来身有情债,怪不得不敢过来。”我嘟囔着低下头,看到正黑亮黑领的短发和高挺的鼻梁,这个角度还挺好看的,心里暗想。“你怎么还站着,站着多累啊,坐着呗。”正用手擦了下旁边座位。“有灰。”“哦,是要不,你坐我腿上?”正一脸坏笑,轻快地说道。我瞥了他一眼,心里却莫名的甜,只是脸上佯装出来的,都是嫌弃。正看我还站着,翻手抓了下我的大腿,站了起来,“走,带你尝尝南郊最好吃的老碗鱼。”正一把搂住我的肩膀,俩人高度,正好。就这样,我被正搂着,兄弟般那样勾肩搭背,从足球场,穿过很多大道小路,走到校门外马路对面一家小饭店。期间遇见几个同学,正很自然地互动着,仿佛和我就是老相识。

首页上一页第1页下一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