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文学 >正文

祝你幸福,我的好兄弟(终章)

文|B先生故事|李响

祝你幸福,我的好兄弟(终章)

毕业后我留在了北京,我们和每个新社会人一样,使出浑身的力气,在各自的城市扎根,会彼此鼓励加油。只是,发乎情止乎礼,聊天也仅仅说一些兄弟趣闻,回想当年的糗事。

看过一本书,书名早忘了,有一句话记忆犹新:人心就像个车厢,要有人下车,位置才会空出来,才可能有人上车。

我不是一朵白莲花,参加工作后,我重新开始在小软件里找人。居然就在租的同一幢楼里,找到一个来自东北的小伙子,和鹏是同乡。硬件不错,离得也近,就决定见面。

没有情,只是性,我们像两个牲口直奔主题,连客套的话都没有。他不吭一声,埋头苦干,整个过程他直勾勾地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看穿。互相满足后,他默默穿好衣服,没有说一句再见。那次我一直闭着眼睛,我害怕那眼神。转身,就把他删除了。

毕业后的第五年,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翻手机,突然收到他传来的一张颇为妩媚的女孩子的照片。直觉是他的女朋友,即使多年不见,与他的感觉依然没有生疏。

“我要结婚了。”“恭喜”“家里催得紧,只能出此下策。”“有了家,就没有这样自由了。”他应该明白我有所指。“还能怎么办?”那头看起来有些沮丧。

“婚期安排在什么日子?”“五一假期。”“你丫挺急啊。”我看着手机屏幕,停顿了一会,“我随份子,人就不去了。太热闹不习惯。”“行,你不用跑了。”他很干脆。

翻了个身,春天,窗外的刚刚长出新叶的杨树在风里发出阵阵摩挲声。我想了会,在手机上打下两个字,“想吗?”那头,好一阵沉默。然后,收到一条信息,“你想我就想。”后面依旧跟着一个微笑的表情

虽然我们早已经告别了幼稚,但当我看到这个属于我们的暗号,血还是涌上了脑门,马上上网预订机票,计划着“空袭”飞奔而去。

到了机场,他看着我说“送你到登机口吧。”我拎着包说,“没什么东西,不用了。”他说,“那好,你一路平安,下次见。”他转身坐进车里,不知道是否听到我说的再见。我站在那里,有些怅然若失。

登机前,手机突然震动,是他发来的一张照片,在安检的队伍里,我正低头看着手机。“兄弟,我要在场,怕哭出来,到时,只怕我要跟你走了。”我眼角忽然一湿,脑子里浮现出《东京爱情故事》里莉香与完治分手的镜头。各自说完再见,莉香决绝地转身。在完治的视线外,看似潇洒的莉香已是泪流满面。

我想起那年夏天,在北京站送别的车厢里我们哭成了狗。鹏和我都是不了离别的人,但也都是理性的人。让我跟他走,他没有把握让我过的好。他跟我走,我也没有把握让他过的好。我们终是要面对各自的生活,未来,未来的路走得都不要那么辛苦。

起飞关机前,我在座位上发了一条微信,“再见,兄弟,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