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文学 >正文

让我们的生活环环相扣,抓住美好直到永远

引言:

几个月后我接到他的电话,“你最近还好吗?”他的声音哑哑的。

“还不错,你呢?在哪呢?”

“我在吴忠呢!别担心,你走的时候我去送你。”

我从没想到我和他的对话,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

正文:

《人间绝色》里有这样一句话:月色,雪色,你是第三种角色!

或许我们仨之间,就是如此,一个是月色,一个是雪色,他是第三种角色。

我和他是多年的好友。

十二岁那年,我初一,他也初一,在那个布满落叶的老校园车棚里,我遇到了他。

“卧槽,这他妈谁干的。”看着眼前的单车链子在地上扭成一团,像是蚯蚓一般忸怩,我打量了一下周围。

一个方脸小胖子突然说道,“那个是齿轮松动了,你的链子太长了,所以容易掉。”

“嘿嘿,你会弄吗?”我问他。

这个弄了也没用,要把长出来的部分截掉,前面有个大爷,咱们去让大爷弄一下吧。”小胖子耐心地说。

“谢谢,那我去了!”我推着单车朝前走去。

胖子突然喊道,“一起去吧!免得你找不到。”

他迈开步子,急忙走到了我的身旁。

就这样,我们在这次邂逅中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好友。两个投缘的人成为好朋友或许是一件简单事情,什么都不用刻意做,等待缘分,静待花开。

我性格寡淡,又有些傲气。而他与我截然不同,性格平和,不争不抢,只是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有些自卑。与他相识的这十一年里,他一直包容着我,帮助我成长。

我们都曾经渴望彼此的人生,我羡慕他与生俱来的烟火气,他羡慕我家境优渥的清冷。但是我们又不希望彼此过对方的生活因为烟火气背后是对生活的无奈,清冷背后是对情感的漠然。

我们曾做过一个约定,我不会的他教我,他不会的我教他,我们都不曾想去依傍某一个人生活,这个约定从十二岁至今,已经过了十年了。

很羡慕那个秋天的我们,只是孩子,只需要学习,不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只知道有一个好朋友陪着,这条路上,从不曾孤单。

那天,我在尘封的小匣子里找到了2010年夏天我们俩买的脚链,铃铛有些生锈,但还能发出声响。

叮叮叮……

我听着铃铛声,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2011年冬天,雪很大,宁夏被一层碎玉包裹着。

胖子突然打来电话,“家里说我成绩不好,正好现在有政策,提前去技校,可以保留初中学籍,还不浪费时间,我觉得也挺好的。”他的语气平平,像是已经接了这样的安排。

为什么试试,我不觉得你很差,努力一下还有半年。”我和他强调着。

“算了吧,我觉得也挺好的!”他笑笑的说,不知道是真的觉得满意,还是在宽慰我。

多年后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我问他,“你当初没中考你后悔吗?”

“后悔。”他一声长叹后便是沉默,我也没有多问。

高一的第一个周末,我们约了出去玩,我把他叫到山上,爬到了最高的山头。

让我们的生活环环相扣,抓住美好直到永远

南京·栖霞山

“你知不知道抓一个胖子出来爬山,会天打雷劈的。”他气喘嘘嘘地说。

快走吧,我有大事和你说。”我心里都是事,没有多理会他。

直到我们爬上山顶,望着寸草不生的石头上,到处都是灰褐色的斑影。我的声音刻意的放小,害怕路过的山风,把我的秘密说给人听,“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我试探道。

“有,我喜欢一个人和你是同一所高中的。”

“挺好的,我问你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所有人都不接受的选择你会包容我吗?”我的眼神有点闪躲。

“肯定可以,你喜欢男的?”没等我开口,他便直接问我,眼神坚定,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你咋知道的?”我反问他。

“我喜欢的那个人,也是男的,我们在一起了。”他有一点羞,脸微微泛红。

一时间我有点羡慕他,最起码在都喜欢男生的前提下,他已经找到了心怡的人,而我还是孤身一人。他告诉我,那个男生是我们学校理科班的,叫薛奇,个子不高,但长的还不错,家住八中附近,人很老实,戴个眼镜,他很喜欢。

关于这段恋情,他心意沉沉的在山顶上和我说了一下午。

他说,他们是在QQ群里认识的,聊了没几天,薛奇就骑车到他家楼下等他,而后载着他四处溜达。他坐在单车后座上吹着风,享受着这一份美好,突然,薛奇拉过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他顺势把头靠在薛奇的后背上。

月光下,两个少年湖边骑车,惬意而又美好。

那晚之后,薛奇每天早上都会扮演闹钟,叫醒胖子,晚上互道晚安。一切都是青葱岁月里爱情该有的模样。我看到胖子的脸上,洋溢着爱情的美好。

只不过,后来的故事与胖子构想的剧本背道而驰。

周一升旗结束后,薛奇来班级门口找到我,“你好,我是薛奇。你是胖子最好的朋友,他告诉我了。”薛奇那个时候十四岁,脸上全是稚嫩和羞涩,说的时候都没有直视我。

“你好,我是诗瑀,是他最好的朋友,我挺看好你们的。祝福你们哦!”我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生。

“要上课了,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这次碰面,算是我和薛奇成为朋友的开始。从那以后,每逢周五放学,胖子都会到我们学校等薛奇约会,也顺便等我。不久后,我找到了男友,三人行的周五时光变成了四人行。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

让我们的生活环环相扣,抓住美好直到永远

南京·栖霞山

14年的一天晚上,我约胖子来我家过夜,当晚,我们躺在床上,聊到彼此的感情,胖子一时沉默。

“怎么了?”我问他。

“没什么,就是不知道该咋说!”他叹了一口气,悄悄抹掉眼泪。

我直起身,“他欺负你了?还是他对不起你了?”

“没事,你躺下。我就是感觉付出的有点多。”他一字一顿地说着。

胖子告诉我,他实习以来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都会送礼物给薛奇。我了解他,他对爱人从不小气,可是薛奇对他却越来越冷淡。

那年七夕,他特意从厂里赶回来,买了花、巧克力还有戒指,站在薛奇家的小区门口,等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薛奇才姗姗来迟,说他下午睡着了。

还有一次薛奇生日,喝多了打电话给胖子,胖子一阵暗喜,以为薛奇的心里有他,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奔向KTV,去了才知道,薛奇的钱不够结账,让胖子来垫上。

胖子说到这时,再次流下了眼泪。

只不过,胖子没告诉我的是,薛奇酩酊大醉后,说出了他的心里话,“诗瑀,你怎么就找对象了呢!”

这是多年以后,胖子和薛奇彻底断了联系才告诉我的。

后来,我高中毕业,去到了南京读书,而胖子在14年大专毕业,漂泊了两年后决定重返校园,在15年的冬天,去了湖北,读了护理。我们虽分隔两地,却依旧保持着联系。而胖子与薛奇似有似无的恋情,像是黑夜的星星一样,时闪时灭。

16年暑假,我们都回到宁夏。我和胖子像往常一样逛街,胖子突然提到了薛奇,“昨天,薛奇约我出去了。”他直视着前方,没有看我。

“他找你干嘛?”

“嘻,他和我说我们分手吧!”胖子强颜欢笑。

“有说原因么?”

胖子哽咽着说,“他说这么多年了,没感情了。”过了一会,他抹了一把眼泪,“没事!过去了,反正这么久不联系了。”

“带你吃好吃的,忘记那渣男。”我试图让胖子开心起来,而后,带他去了附近的饭馆。

吃饭时,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喂,你好,你哪位?”

“我薛奇啊。”他的声音干脆利落。

“你等一下,我把电话给胖子。”我以为他是打来找胖子复合的,于是打开了免提。

“不找他,我找你。”薛奇一字一句的说。

“诗瑀,有些话我很久前就想对你说了,我喜欢你,可是当时我们都有…..”

没等他说完,胖子突然冲出了饭店,我急忙挂掉电话,追了出去。

胖子蹲在角落,哭着喊,“从小到大你哪都比我强,为什么男人也不给我,你男人死了,就要抢我的吗?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付出你是瞎了吗?”

我要解释,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胖子擦干了眼泪,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不怪你,但是我真的接受不了,咱们别联系了吧。”

说完,他扭头就走,留我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我和胖子多年的友情,就在这一通电话里走向了落幕。

当晚,胖子删了我的微信,而我也赌气删了他的QQ。我曾不止一遍的安慰自己,如果换做我是胖子,我也会受不了,可爱情这件事,谁是谁非呢?

在我回南京的前一天,胖子打来了电话,短暂的问候后我们都哭了。

“出来吃饭吧!”我对胖子说。

“好,老地方见,我请客”。胖子说。

“嗯嗯,行”

“悠着点吃,我没多少钱。”胖子说。

“我来吧,钱我有。”我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天以后,我们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依然是最好的朋友。

这是我们十年来唯一的一次吵架。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他歇斯底里的呐喊,并不是为了那个男人,而是为了自己多年来错付的青春

2019年6月13号,我大学毕业,因为爱情,留在南京工作。而胖子也在我毕业的当天来到南京,并留了下来,用胖子的话讲,他是来投奔我的。

让我们的生活环环相扣,抓住美好直到永远

南京·明孝陵

如今,我和我先生,还有胖子住在一起。这半年里,胖子做饭,先生刷碗,我打扫卫生,放假时,我们便一起去南京的四处逛逛,明孝陵的石像、玄武湖的日落、银杏湖的金黄......

19年冬天,胖子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疫情结束后,我们的家将迎来胖子的爱人——小杨同学。

我们一起抓住世间的美好,让我们的生活环环相扣,直到永远。

爱情如此,友情亦是如此。

——完

作者:黄也楼

结尾心语

安生四处流浪,七月安稳半生,后来二十七岁死的不是安生,而是七月。其实她们不是互换了人生,而是追求真实的自己。

我和胖子,也像七月和安生一样,截然相反,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成为了对方的影子。

愿所有坚持自我的路上,不仅有爱人,更有相伴一生的挚友。